欢迎光临正能量之地,传递正能量的故事文章网站。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 TAG标签
正能量推荐: 正能量作文 | 正能量书籍 | 励志故事 | 励志名言 | 励志语录 | 励志歌曲 | 励志文章 | 励志的句子 | 好词好句 | 口号大全

传递正能量

当前位置:主页 > 传递正能量 >

众鑫娱乐平台

作者:vur哥 发布时间:2017/9/28 20:52:25 浏览:6次

  91y游戏大厅手机版牛牛: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各国人民争取和平、民主、独立的运动风起云涌。工人运动作为人民运动的中坚,生气勃勃地走在斗争前列。在斗争中国际工人运动实现联合走向统一的条件日趋成熟起来。

1945年2月在伦敦举行了世界职工大会。大会同意建立世界职工联盟作为世界工人运动的统一组织。同年9月底10月初,在巴黎举行了第二届世界职工大会,正式成立了世界职工联盟,简称世界工联。1946年 6月 22日至27日在莫斯科召开世界工联执行委员会第二次会议,世界工联要求工联副主席兼执行理事朱学范和候补执行委员兼理事邓发两人参加。当时,邓发同志已不幸遇难,朱学范向周恩来同志提出,由候补理事刘宁一和他一道赴会。

4月中旬,我由延安到了重庆。当天晚上,恩来同志亲自向我交代了任务,跟我作了一次详谈。他说,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世界力量的对比,发生了急剧的变化,人民的力量增强了,帝国主义力量衰弱了。世界工联是苏联工会和英、美工会,以及其他进步的、中间的、保守的工会的统一组织。我们解放区工会的代表参加世界工联的活动,就可以通过这些工会同各国工人群众建立联系。现在的世界形势对进步力量有利,这是总的趋势。但是,不可避免的还要有尖锐复杂的斗争,甚至还会有曲折。帝国主义、蒋介石反动派不会轻易退出历史舞台的。目前中原的战斗、东北的内战不是很清楚吗!事实说明,仍有全面大打的危险。我们不仅要把这个危险告诉全国人民,还要告诉全 的人民。要让世界人民了解我党要求和平、民主与独立的愿望和我们的政治主张,谴责美帝国主义、国民党反动派挑动内战。屠杀人民,坚持独裁专制的罪恶行径,从而取得各国爱好和平民主的人民的广泛同情和支援。

恩来同志指出,虽然我们有解放区、驻各地的办事处,还有电台和报纸,但是国民党反动派的封锁和包围,使我们得到的消息很少,世界各国人民也不够了解我们解放区的情况。因此,我们要从参加国际工人运动这个突破口冲出去,冲出重围和封锁,到国外去,与各国人民建立联系,把我们的消息传出去,宣传解放区、揭露国民党,与各国人民互相支援,共同前进。

恩来同志还语重心长地叮嘱我,国际工作是复杂的,要由浅入深、由少到多地积累这方面的知识,要坚持长期的学习和钻研。在这方面,我们原有的人少资料也少,要作很大的努力啊!为了中国工人运动与世界工人运动的联合和统一,为了将来我们掌握政权时开展外交活动,必须在这方面努力。最后,他指示我,一面办理出国手续,一面尽量了解国民党统治区的情况和有关国际活动的知识。

听了恩来同志这番话,我觉得眼前隐隐地展现出一条道路,正待我努力学习,向前奋进。为了使我早日成行,恩来同志亲自与国民党政府的外交部长交涉,为我办理出国护照。他还特地给在新疆的张治中写了封信,情求关照,以防国民党特务在途中捣乱。另外,他又给我写了一封证明信,证明我是中共党员,以便我出国后与各国共产党接洽。

我和朱学范到达莫斯科那天,恰好是会议的最后一天。由于我们的到达,会议延期一天听取我们的发言。我代表解放区工会,作了《反内战、反独裁、反卖国,要独立、要和平、要民主》的发言,得到各国进步朋友的支持。

按照原定计划,参加这次会议后我即赴欧洲各国。但是,由于遇到一些具体困难,一时还无法到欧洲其他国家去,我只好暂时返回国内另作打算。

1946年7月下旬我回到了上海。恰巧,恩来同志也从南京到了上海。我在汽车里向恩来同志作了汇报。他听过汇报后指示我,先留在上海,一面在“周公馆”里作组织工作,一面继续争取“劳协”,促进中国工人运动的统一,同时寻找机会再作出国的努力。

这一年深秋,我给世界工联总书记路易·赛扬发了封电报,反映了国民党反动派镇压工人的情况,并表示希望到巴黎当面谈谈中国工运情况。赛扬很快回电表示欢迎。我把这情况报告恩来同志,他很高兴,嘱我争取同朱学范一道从香港出国。离沪前,恩来同志一再叮咛,到欧洲后,要依靠华侨以及中共党的组织,与英法及欧洲各国的共产党和工会组织建立广泛的联系,争取留在那里的时间越长越好。由于朱学范要留在香港一段时间,我于1947年初,只身一人从香港去欧洲。

到巴黎以后,我遵照恩来同志的指示和嘱咐,以巴黎为据点,与世界工联总部保持联系,与在法国的中共党的支部、欧洲各国的工会组织和华侨组织保持联系,与各国到巴黎的朋友们联系,开展了大量的国际交往。先后到过法国、英国、捷克斯洛伐克、南斯拉夫、保加利亚、匈牙利等国。

我在欧洲各国不仅广泛地宣传了中国共产党和解放区的情况,让各国人民更多地了解了中国革命。同时,也把各国工人运动和人民革命的情况向国内作了多方面的介绍。1948年3月,恩来同志代中央起草了给我的电报指示,要我在世界工联执委会和执行局的会议上,坚决反对马歇尔计划,邀请兄弟国家工会派代表出席我解放区工人代表大会,并与其他一些国家的代表进行了广泛的外交商谈。

由于当时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全国各个战场上接连不断地取得辉煌的胜利,彻底推翻国民党的反动统治,解放全中国已为时不远了,中国工会的作用和影响与日俱增,使我们在这两次会上成为世界工联的主力之一。

随着三大战役的胜利,我们在国际上的活动也越来越广泛和活跃。世界工联、青联、国际妇联、学联都陆续有了中国解放区的代表驻会工作。

恩来同志早在40年代就派我到欧洲,以解放区工会代表的身份参加国际工人运动,不仅在当时争取各国人民的广泛同情和支持,打破美帝国主义和国民党的封锁,发挥了很大作用,而且,对于新中国建立后很快打开外交局面,以及后来与各国人民的团结和友好交往,都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参加世界“和大”,在保卫和平的人民运动中广交朋友

经历过战争的人们,更懂得和平的可贵。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为了制止帝国主义和各国反动派新的战争阴谋,各国人民纷纷行动起来通过各种方式呼吁和平,反对战争,一个规模空前的拥护和平、保卫和平的人民运动,席卷了整个世界。各国和平团体共同商定1949年4月在巴黎召开世界拥护和平大会。提议发出,各国人民热烈响应,很快就都组成了各自的代表团或筹备机构。

1949年3月18日恩来同志在西柏坡为中共中央起草了致彭真、叶剑英并转李维汉的电报,告诉他们中央决定响应倡议,组成代表团参加大会,并责成李维汉在北平先动员和组织社会人士、文化团体及文艺界、科学界推举代表人物,准备组成代表团。同时恩来同志亲自拟了一份供参考的名单。

3月20日,在中共中央由河北迁往北平的路上,恩来同志对我说:召开拥护和平的世界大会,是全世界各国人民反对战争、爱好和平的伟大意志的体现,是以苏联和各人民民主国家为首的世界反对帝国主义的民主阵营日益壮大的标志。我们派代表团参加大会,既表明我们愿与世界各国人民通力合作,共同致力于保卫世界和平的事业,又可以把中国人民的声音带到会上去,让各国人民了解,目前中国人民的革命斗争,正是用实际行动制止战争、保卫和平,而且我们具有足以战胜美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派的力量。会议期间,我们还可以广泛开展人民外交,在争取和平保卫和平的人民运动中广交朋友。恩来同志通知我,到北平后立即与钱俊瑞、陈家康、萧三一起着手进行具体筹备工作。

3月24日我国代表团正式组成,团长郭沫若,副团长刘宁一、马寅初,秘书长钱俊瑞。团员包括中华全国总工会、中华民主妇女联合会、中国青年联合会筹备会等十个团体的代表和各界知名人士代表共40人。

3月27日下午3时,代表团在北京饭店集会,讨论通过了代表团的任务与组织章程,然后请周恩来同志作临别谈话。

恩来同志指出:你们去参加的是一个反对战争,争取和平的大会。会议期间,要以我们自己的光辉的斗争经验告诉各国人民,帝国主义制造的战争危险是可以克服的,任何侵略计划都是可以粉碎的,美帝国主义在中国的侵略势力及其代理人国民党反动集团是中国和平的障碍。现在,这个障碍已被我们战胜了,它的残余力量正在被我们肃清。我们国内正在进行的解放战争,正是为了反对国民党的内战、独裁和卖国政策,要求独立、民主与和平的斗争。在中国,只有推翻国民党的反动统治,根除他们的战争政策,才能真正实现彻底和平。这将是中国人民对世界和平的一大贡献。因此,我们的解放战争与世界和平的目标是一致的。我们到大会上要理直气壮地宣传这个道理。

恩来同志说,代表团里有各个方面的代表人物,象征了中国团结的力量,是中国革命胜利的保障。你们出国,是为了寻求用友,寻求团结与和平,寻求知识的。因此,大家要善于和各国人民广交朋友。我们的代表们,在国际交往中,应当保持不卑不亢、谦虚谨慎的作风。大家在国外的言行代表几亿中国人民。因此要严肃,但不要拘谨,每个人的言行都要符合自己的身份,体现出自己的代表性来。比如,教授要有教授的身份,宗教人士要讲宗教界的问题,都要起到各自的作用。恩来同志这番嘱托,使我们增强了完成任务的信心和力量,同时也感到自豪和光荣。

3月29日,我们带着几亿中国人民拥护和平的美好愿望和委托,踏上了去巴黎的旅途。到欧洲以后,由于法国政府以限制人数为借口拒发入境签证,我们只好停在布拉格,继续交涉。因为会期已到,还有一些国家的代表团也被拦阻在布拉格,所以大会筹委会决定分两处开会,即巴黎--布拉格大会。

1949年4月20日上午10时50分,世界拥护和平大会在巴黎文化厅和布拉格国民议会会场同时开幕。大会主席、世界著名科学家约里奥一居里在开幕词中,特别向民主中国(指解放区)、自由西班牙、自由希腊、越南和印度尼西亚的代表们致敬,表达了对这些国家人民争取和平民主斗争的支持。

4月23日夜里,我人民解放军胜利解放了南京。消息传到大会上,各国代表一片欢腾,热烈庆祝中国人民解放战争的辉煌胜利,以致大会只好临时改变日程,让大家尽情地欢庆。捷克人民上街游行庆祝中国人民的胜利。他们把中国代表抬起来,抛向空中,表达由衷的欢乐和喜悦。

会议期间,我们根据临行前恩来同志谈话的精神,向大会介绍了中国解放区政治、经济与文化事业发展的情况和国民党统治区工人运动情况,并表明,中国人民将巩固和发展自己的胜利,与世界人民共同奋斗,争取持久和平。

5月4日大会胜利闭幕。5月25日郭沫若、马寅初率领代表团由沈阳经天津回到北平。恩来同志亲自率领林伯渠、董必武、李济深、沈钧儒等各界各人民团体领导人和人民群众代表2000多人到车站迎接。当天又在天安门广场举行了10万人盛大集会,欢迎代表团凯旋。

当时,恩来同志正忙于筹备新政协,我只好在由香山到市区的路上,坐在汽车里向他汇报代表团在国外的情况。恩来同志询问了代表们在国外的表现和健康状况。然后他说,中国革命的胜利,人民力量的发展,是各国人民所关心的。看到中国的胜利,一些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的人民会受到鼓舞,掀起民族独立运动的高潮。世界形势的发展,有利于我们开展人民外交。现在我们通过和平运动,与各国人民广泛交往,和一切反对帝国主义的人做朋友,这就不仅突破了美帝国主义对我们的包围和封锁,而且反过来对美帝形成了反包围。美国想在外交上孤立我们,我们则在人民运动中孤立了他们。这就是我们开展人民外交的重大意义。同时,我们在人民外交中得到了锻炼,增加知识,开阔眼界,看到了世界人民前进的步伐。

为了更好地开展人民外交,在恩来同志的直接关怀和部署下,此后不久,相继成立了中国人民保卫世界和平大会、中苏友好协会、中日友协、中美友协、中印友协、对外文联、国际贸易促进会、对外经济援助委员会等社会团体。这些机构的设立,对于我们与一些尚未建交的国家之间开展多方面的民间交往,发挥了巨大作用,从而促进了国家之间外交关系的建立和发展。

在亚太和平会议和日本“八六”大会上向各国人民传播和平与友谊

亚洲及太平洋区域的战略地位和这个地区的国际关系构成状况决定了它对于整个世界和平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1951年世界和平理事会决定,以中国为主体,在北京召开一次亚洲及太平洋区域和平会议,简称亚太和平会议。

中共中央认为,召开这样一次会议,不仅可以增进我国人民与各国人民的友谊,进一步扩大新中国的影响,而且可以突破帝国主义的包围和封锁。当时,朝鲜战争正在激烈进行,美帝阴谋对我国实行新月形的军事包围,直接威胁着我国。这时在我国召开这样一次会议对于刚刚建立的新中国是非常有利的。因此,决定尽力筹备开好这次会议,并指定由周恩来同志领导这项工作,由彭真同志出面主持会议。

为开好这次会议,恩来同志指示我们,会议可吸收亚洲、澳洲、美洲一些没有与我们建立外交关系的国家的知名人士参加。作为和平运动是可以吸收他们来的。不能否认,会议代表中将会有左、中、右各派人物。请他们来,我们要相应地做些工作,要兵对兵、将对将,来什么人就派出相应身份的人去做工作。因此,要多动员一些知名人士参加接待工作。后来遵照恩来这些指示,中央统战部副部长徐冰同志带头,动员了很多有名望的人士参加接待工作,如陈叔通、章伯钧、章乃器、蔡廷销等都参加了。对于会议的开法,恩来指示,要分成几个步骤进行,先开好筹备会,多吸收一些有关国家的代表开好筹备会,同时请他们在本国组成筹备机构,广泛动员社会各界人士,在此基础上再开正式会议。

恩来同志还主持起草并亲自修改了由宋庆龄、郭沫若等11人联合署名的发起书。

6月3日,澳大利亚、缅甸、加拿大、锡兰、智利、中国、印度、印尼、日本、朝鲜、墨西哥、美国、苏联、越南、马来亚、蒙古、新西兰、巴基斯坦、菲律宾等19国代表在北京召开了筹备会议。会上对和平与民族独立的提法问题展开了争论。有的代表提出要把和平与民族独立分开讲。我们在会上,按照恩来同志的指示精神,耐心地做了说服工作,经过争论,说服了对方。最后,通过了保卫世界和平、支援各国民族独立运动、支援朝鲜民族民主解放战争的决议。会上决定当年9月召开大会。

为了迎接9月的大会,中央下了很大力气从各方面进行认真的准备。

当时只有北京饭店(旧楼)和六国饭店,接待各国代表的房间不够。恩来同志指示,在金鱼胡同盖一座和平宾馆,要求在两个月内按期保证质量完工。为了准备大会用的会场,恩来同志亲自制定了改造怀仁堂的方案,把原来仅能容纳300多人的一个四合院改建成能容900人的大礼堂,并且安装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4种语言同声传译设备。大会需要工作人员,少奇同志召集青年团、组织部的负责同志开会,布置任务,要求全力保证会议的需要,提出要什么人就得给什么人。邓小平告诉政务院秘书长齐燕铭同志,要千方百计保证会议需要的技术设备和物资。对于接待工作,恩来同志考虑得很细致,连宴会的座次、住宿的安排都亲自过问。由于中央领导的重视,筹备工作进行得很顺利。

10月2日,亚洲及太平洋区域和平会议在北京隆重开幕。

由于代表们来自不同的国家又各持不同的政治观点,会议难免出现曲折。讨论中,相当一部分代表表现出和平主义思想,不区别正义战争与非正义战争,笼统地反对一切战争,对民族独立运动和我国抗美援朝也有异议,想尽各种办法降低会议的调子。我们把这种情况向恩来同志报告,他要我们发动兄弟党和兄弟国家的代表一道做好工作,努力扩大进步力量,克服和平主义影响。我们遵照这些指示进行了积极的工作,使会议取得了圆满成功。会议通过了《致联合国书》、《告世界人民书》和关于朝鲜问题、日本问题、民族独立运动以及经济文化交流等问题的决议,成立了亚洲及太平洋区域和平联络委员会,主席是宋庆龄,副主席有郭沫若和其他国家的10人,我是秘书长。

这次会议,是恩来同志领导的对亚太区域国家开展人民外交的一次具有重大战略意义的大规模行动。它使各国人民加深了对新中国的了解,扩大了新中国在世界上的影响。在北京市举行的5万人庆祝大会上,美国代表团副团长说:“美国代表团谨向使这次盛大会议能召开成功的人们表示感谢”,“中国人民大众都是这样的明智自信,这样的坚强、文雅和有礼,这样的健康、快乐,这样的充满希望而精神焕发。在短短的三年中间,整个民族的性格风度都产生了世界上从来未有的变化,这是新的事物,我们从来不敢梦想的事物”。印度尼西亚代表苏洛多说:“这次会议的成功是因为有了现在这样的北京,这是因为有了现在这样的中国”。

新中国建立后20多年里,中日两国之间没有外交关系。为了改变这种不利于两国人民的局面,恩来同志以无产阶级外交家的远见卓识,领导我们对日本开展了长时间、多方面、多渠道的人民外交。1955年派我们参加“禁止原子弹和氢弹世界大会”就是其中重要的一例。

1955年8月6日,由日本各政党代表和团体筹备召开“禁止原子弹和氢弹世界大会”。

恩来同志对这次会议很重视,认为是对日开展人民外交的好机会,而打开中日人民交往的渠道是一项具有战略意义的工作。在我们出发前,恩来同志作了重要指示。他说,到日本以后,要坚决支持日本人民反对原子弹和氢弹的斗争,反对美帝国主义的侵略政策和原子讹诈。我们要和美国形成鲜明的对照,美国在日本丢下的是原子弹,我们要带去人民币,救济和慰问日本人民。当时日本经济遭到战争的破坏,日本人民十分困难,虽然我们只带去10万元人民币,但影响是不小的。

恩来同志指出,过去日本军国主义侵略中国、屠杀中国人民。但是,战争的受害者不光是中国人民,日本人民也深受战争之害,原子弹爆炸给日本人民造成的灾难就是证明。因此我们要把日本的人民和日本军国主义、日本的反动政府相区别。两国人民经过10年时间,都发生了变化。中国人民同情日本人民,日本人民对中国人民表示友好。两国人民都有友好往来的愿望。所以,我们要与日本人民广泛地交往,在保卫世界和平的人民运动中共同斗争,发挥作用。

恩来同志还指出,要重视对日本开展人民外交,我们欢迎他们来参观中国的建设,让他们广泛地了解新中国。我们也要多多和日本的人民接触。日本工会总评议会有广泛的群众基础,还有社会党、公明党、共产党和其他朝野各党派、群众团体和各界人士,都应该去接触,建立广泛的经常性的联系。

到日本以后,我们遵照恩来同志的指示,与日本各界进行了广泛地接触,对日本人民反对原子弹,反对美帝国主义的正义斗争给予了巨大支持,在日本人民中间传播了友谊。

恩来同志在50年代曾经说过,照国民外交的方式搞下去,日本团体来得更多,我们的团体也多去,把两国要做的事情都做了,最后只剩下两国总理、外长签字、喝香槟酒了。这段话,不仅是恩来同志对中日民间外交的评价,也充分表达了他对人民外交的地位与作用的认识。

外交,它在历史上曾是个高贵而神秘的字眼,它意味着少数人的活动决定千千万万人的命运。然而,伟大的无产阶级外交家周恩来,把外交与人民大众结合起来,使外交走出少数外交官活动的狭小舞台,进入人民运动的广阔天地,让国家之间的外交往来与人民之间的外交活动相辅相成,从而使外交体现人民的意志。这正是周恩来外交思想和外交实践的重要特色。它不仅在周恩来的全部外交实践中占有重要地位,而且在世界外交史上,也留下了具有开创性意义的光辉篇章。

(镡德山、刘春秀整理)

《不尽的思念》

(责任编辑:ayk哥)
名门国际娱乐城开户相关内容